<li id="w9fve"></li><li id="w9fve"><tr id="w9fve"><u id="w9fve"></u></tr></li>

<legend id="w9fve"><output id="w9fve"><small id="w9fve"></small></output></legend>

    <em id="w9fve"></em>

    <th id="w9fve"><track id="w9fve"><rt id="w9fve"></rt></track></th>
  1. <tbody id="w9fve"><center id="w9fve"></center></tbody>

    <legend id="w9fve"></legend>
    1. <em id="w9fve"><acronym id="w9fve"><u id="w9fve"></u></acronym></em>
      <th id="w9fve"></th>
      <dd id="w9fve"><track id="w9fve"></track></dd>

      <rp id="w9fve"></rp>
      Left

      藍海文苑

      Lan Hai Wen Yuan

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- 新聞資訊 - 藍海文苑

      別過鳳凰(散文) 作者:張峰 2019-12-13

      起意的時候,想著怎么樣把題目做得更醒目些,畢竟要說得很多卻無從開口。
      還是那一輛早已不見的自行車,“鳳凰”牌的,就寫她吧。
      23年前,還是在山溝里忙著春種秋收的時候,穿上肥肥大大的軍裝走進行山下的軍營。一切像夢中的景象,訓練有多苦記不太清了,印象最深的是天天能吃上熱騰騰的白饃饃,人多呀,像餓狼一樣,一筷子穿進蒸籠里,那個香呀。水煮的白菜看不見油花,卻被我們連湯喝下。
      每年冬天進太行野營拉練,最多的時候夜行軍120多里,背包、水壺、子彈袋、糧食、劈柴還有槍。
      太行山里有個叫方莊的地方,那里沖著太行的一個山口,當地流傳著一個民謠:太行山口真是怪,風吹石頭砸腦袋,三個老鼠一麻袋,三個蚊子一盤菜,面條就像褲腰帶,毛驢車比汽車跑得快。當地人還傳著軍營的順口溜:當兵的就是怪,被子不分反正面,帽子就像茶壺蓋,一年四季扎腰帶。那一年,集團軍整編部隊入駐太行,幾千頂帳篷黑壓壓排開,猛然間,太行山口一陣黃風鋪天蓋地而來,鵝蛋大小的的石頭被卷了起來。無論是官還是兵,都在死命地拉扯著帳篷,天是黑的,砂石讓人張不開嘴,聽不見呲牙咧嘴的人們在叫喊什么,只有風的狂吼。
      幾十頂帳篷扯上了天,像一團抹布飄呼呼悠然而逝,地上那是一個亂字難以講說,鍋被砸破了大洞,很多人的帽子無影無蹤,更多的是床單、藤席、晾曬的衣裳,還有不少新兵蛋子沒有經驗被弄得鼻青臉腫。
      太行山的風真是夠熊。
      那一年買了一輛“鳳凰牌”自行車,輕便型的彎梁。
      很早很早就眼饞人家騎著輕便自行車,無論是在地里干活到集市趕集還是當兵拉練步行舉步維艱的時候,這個念想一直沒斷。
      來到建行上班,第一個月的工資就是拿去買輛輕便自行車。盡管當時城里人早已不稀罕。
      棗莊的馬路并不平坦,早些年的煤灰特別污染,弄臟了我的鳳凰車,弄黑了我的白襯衫。
      日子就那么像水一樣沒有過多波瀾,只是心中萌生了更多心愿。娶上了會說普通話的媳婦,人很俊,老家的奶奶說像畫上的一樣。我沒多想,自家的女人,老實本分生個不憨不傻的孩子好好過日子就行了,扯別的有什么用。電影明星多了,咱這號人享不了,誰閑著無聊靠緋聞過日子,那不是咱普通老百姓要的,咱是要臉的人。
      鄰家一個姑娘,16歲到臨沂打工,說是在木材廠干,其實就是做木工板的私人企業,那里有很多很多。不到半年的時間,小姑娘就嫁到了臨沂很偏很遠的一個山巔。當她抱著孩子回娘家的時候,竟然是騎著一頭小毛驢,比她大許多的男人憨憨地牽著毛驢不停地擦汗。正巧我也回家,突然覺得稀罕,又覺得有些凄然。鄰家姑娘有些局促,她的女婿有些不安,可她無所顧忌地撩開衣衫,露出白閃閃的肉團,在孩子貪婪地吸吮中竟是一臉燦爛。
      其實日子就是如此百般,有哭有笑,有酸有甜。
      感謝“鳳凰”,媳婦就是鳳凰車給馱回來的。那個時候,辦公室來了幾個小美女,唧唧喳喳給沉默的氣氛平添了生機。一襲白裙的她格外惹眼,偶然的機會,載著她出去聚會,馬路上一個趔趄,尖叫聲中她緊緊攬住我的腰。瞬間過后,突然覺得心在撲撲亂跳…
      感謝“鳳凰”,無論風雨,無論冬夏,你承載著我,從家到單位,從單位回家;無論泥濘坎坷,無論白天黑夜,你伴我走進自然、結交朋友。
      感謝“鳳凰”,你無怨無悔從不叫苦從未計較…
      周圍的人都在換車,自行車、摩托車、電動車很多換上了各種牌子的小汽車,如今的人如此牛氣,不,很多人都是如此牛氣。改革開放都三十多年了,買部小汽車算得了什么。
      回家的時候,跟老爺子提起想買車的事,老人說,買什么車,自行車不行嗎,買個三輪摩托車又拉東西又拉人,小汽車咱祖輩上沒人享受過。
      那次回家的時候,我的車邊圍攏了很多熟悉的鄉親,還有那些羨慕的雙眼。
      換房子的時候覺得有些突然,原來的小窩雖然不大倒也安然,房子大了樓層高了,懸在半空的生活從沒想過到覺得很不實在有些忐忑有些難眠。
      鳳凰車被放在了儲藏室,我精勤地將她擦上油,錚明瓦亮地立在墻邊。
      多少次琢磨過,是什么讓我如此改變,始終在尋求準確的答案。
      那一天回到老房子,儲藏室的門不知被誰打開。亂騰騰的室內,不見了那錚明瓦亮的“鳳凰”,就這么悄無聲息,就沒有說聲再見。
      心突然塌陷,腦子里一片茫然。
      別過了,我的“鳳凰”,很懷戀那風雨兼程的日子,很懷戀你帶我走過的曲徑山灣…
      別過了,我的“鳳凰”,深深的思念讓我熱淚潸然。

      椰風搖曳,夜色闌珊,遙望北斗,勾起濃烈的思念。


      Right

      海南省南?,F代漁業集團有限公司 ?2017 All Right Reserve   瓊ICP備17001608號-1

      <li id="w9fve"></li><li id="w9fve"><tr id="w9fve"><u id="w9fve"></u></tr></li>

      <legend id="w9fve"><output id="w9fve"><small id="w9fve"></small></output></legend>

        <em id="w9fve"></em>

        <th id="w9fve"><track id="w9fve"><rt id="w9fve"></rt></track></th>
      1. <tbody id="w9fve"><center id="w9fve"></center></tbody>

        <legend id="w9fve"></legend>
        1. <em id="w9fve"><acronym id="w9fve"><u id="w9fve"></u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  <th id="w9fve"></th>
          <dd id="w9fve"><track id="w9fve"></track></dd>

          <rp id="w9fve"></rp>
          中文字幕与邻居少妇性刺激_偷看浓毛妇女洗澡自慰_很污的黄网站免费视频_俄罗斯18牲交